Celo

Just me💪

希望好的文能有相应的热度

大概文圈也和饭圈一般畸形了吧

真正努力的没人爱

浑水摸鱼的拥着上

所以说啊……

终归会来的

真的看不下去了……
女性化的词可以不要用吗……

【宜嘉】交换法则(短篇一发完)

我牛角包呢:

再来说一遍😂我是盆尼尼,盆尼尼是我,改了个id还是我本人!再问自杀😭


@A.nutree 的点梗,大概……渣攻不太渣,浪受不太浪……


一直说有敏感词汇,石墨也挂了,全文走微博链接吧👇


王嘉尔在新年的第一天活蹦乱跳下楼买蒸包的时候把脚踝扭伤了


要评论和点赞❤微博也麻烦你们了😂爱你们!❤
(求求你们了😂微博也给我点个赞留个言啥的吧😭)

薛小女友:

下篇



-


段宜恩的名字在校门口张贴的奥赛获奖保送名单里格外醒目。


被大红的通知书渲染过的喜悦情绪之后接踵而来的是深深的恐惧。


“你要去首都念大学了吗?”


大树荫下,蝉聒噪得很。王嘉尔不确定躺在长椅上闭目养神的段宜恩有没有听清楚自己的问题。


风钻进王嘉尔校服的领口,却探不尽他重重的心事。


段宜恩摘下遮脸的书本,缓缓睁开眼睛,淡淡点头,仿佛王嘉尔问句的主语不是自己。


“那我们...怎么办...”


段宜恩坐起来,注视着王嘉尔的眼睛。
眼神又扫到王嘉尔的鼻尖和嘴唇,这让王嘉尔有点害羞。


他吻他的时候,蝉声刚好落了。


万籁俱寂。


湿湿热热的嘴唇含住唇瓣,含住鼻尖。纤长白皙的手指捧着脸。手指插进脑后的头发摩挲。
喘着气分开,对视不了两秒就又贴上。


王嘉尔伏在段宜恩的肩头。两人的胸和腹贴在一起,起起伏伏。


“你对其他人也这样做么...”


“不。”
“你是第一个。”
段宜恩的声音很低很低。


-


没有了段宜恩的校园,万事万物都变得索然无味。


王嘉尔走路时奋力踢开一个空易拉罐瓶。


除了那个吻,段宜恩什么也没有留给他,哪怕一句多余的交代的话也没有。这让王嘉尔很不甘心。


总是处于自卑被动,总是需要去迎合,总是任由他支配自己的情绪,这是为什么。
落单的男孩生出一股强强的被抛弃感。


-


“王嘉尔同学,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帮助你们认清现实,所以恕我直言。”
“以你的成绩,填报首都的大学,无异于自杀。”


王嘉尔拎着志愿表走出冷气过于充足的办公室,无奈的吸吸鼻子。


-


夏天的雨总是下的很大。
等王嘉尔接通电话,段宜恩也听到了对面的雨声。


“嘉嘉...我不去首都了。”
“...我要出国了。”


王嘉尔苦涩无声的笑了笑。这好像是段宜恩第一次这么亲密温柔的唤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王嘉尔自己也不记得了。
发现自己喜欢上段宜恩以后,王嘉尔吓了一大跳。


他会在自己体育课的时候逃课出来,因为讨厌语文课文,冗长枯燥。
他会在课间跑步的时候一个人带耳机听歌,听的都是美国的嘻哈歌手。
他会钻研奥赛题目钻研到很晚,所以白天总是打瞌睡。但他讨厌输,固执得很,所以最终可以在国家队拿奖。
他早餐吃的三明治里加了双份芝士,意外的很合自己的口味。


他笑的时候会露出两侧可爱的小虎牙,那笑容让人坚信天气总是很好,生活也不糟。
这些大概就是自己会喜欢上他的原因。


段宜恩永远是一位骄傲的领跑者。
但他奔跑的背影削瘦又孤寂,仿佛在告诫着你,不必追。


如果说去首都还是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去国外就真的只能是一种奢望了。
想到自己家的经济状况和自己的成绩,王嘉尔只能面对现实。


挂断段宜恩的电话,王嘉尔跟妈妈打了电话。
先乖乖认错,为了报首都的大学和她吵了那么久,再让她改填了一个适合自己的本地大学。


-


比起躺在床上发烧,难受呻吟的幼崽,雨里那头横冲直撞的野兽好像不是一个人。


段宜恩把王嘉尔额头上的冰毛巾展开,换一面又折好,轻轻搭回去。


王嘉尔,又名,一个不甘心的人。
没有办法让自己男人留在自己身边,却也不愿做出一丝让步。


当什么事成为一种理所应当,就再也摆脱不了。比如这几天没见到段宜恩,王嘉尔简直快不能呼吸。在知道自己以后不仅见不到段宜恩,还要和他远隔重洋以后,王嘉尔几乎要疯掉了。


当段宜恩在大雨里把浑身湿淋淋的人捞起来的时候简直又好气又好笑又心疼。


不就是出个国吗?现在通讯那么发达,我每天和你视频总行了吧?


段宜恩疼爱的拨开他挡眼的刘海。
发烧的小朋友却执拗的摇摇头。


那...那我不出国了,你去哪我就去哪,行吗?


王嘉尔小朋友依旧毅然决然的摇着头,倔强的嘟囔着不许段宜恩自毁前程。


就着王嘉尔嘟起的嘴,段宜恩顺势偷亲上去。


原本就发烧烧的绯红的脸瞬间更烫了几度。


“谁...谁要你亲我的?”


“王嘉尔,你,有点自知之明行吗?”
“你是我的人,我想亲你就亲你。”


说完霸道总裁的台词,段宜恩又忍不住偷笑。
因为害羞而蜷缩起来的王嘉尔,真真像极了一只被顺毛顺到舒服的点而全身触电的小动物。


“嘉嘉,我保证,我从国外回来以后,还是会像现在这样喜欢你,好吗?”


优异的模范生逻辑过关,尝试着用一种放低姿态的办法来劝导感性至极的小朋友。起码让他意识到,在他们的爱情里,他们是平等的。不存在谁讨好谁,无所谓谁先喜欢上谁。


更何况,段宜恩也很难说服自己说没有从一开始就注意到王嘉尔。
所以才有了特地挑在王嘉尔的体育课逃课到操场边、买三明治特地加芝士和跑圈的时候故意一个人放慢速度等他来搭讪的一系列巧合。


现在看来除了他本以为王嘉尔外表看起来这么酷盖一定是个听HipPop的男孩子这一条失策以外,次次正中靶心。


谁知道你是个甜透了的软萌夹心。
段学长无奈的表示,摊了摊手。


王嘉尔原本以为自己的撩汉历程还算顺利,谁知背后真相竟是这样,这下更害羞的不敢再看段宜恩了。


“套路...全是套路...”


暂且说是套路也罢吧。段宜恩笑着啧啧嘴。
最后结局圆满就行,过程什么的都不重要。


“但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得出国呀...我们还是得异地...”


王嘉尔脸上写满了“宝宝委屈”。
段宜恩“嗯”了一声,小心翼翼等着小朋友控诉下一句。


“那我就不能每天见你了,也不能每天亲你...”


王嘉尔带着浓重的感冒鼻音,越说到自己内心真实的心理活动就越心虚,声音也越弱。


“那我现在就亲你亲够。”


觉得王嘉尔又可笑又可爱,段宜恩说罢就俯身啄了一下王嘉尔发烫的脖子,舒服的他在嘴边走漏了一声哼唧。


“还有,这里...”


段宜恩的唇落在王嘉尔的太阳穴。


额头、鼻尖、脸颊、下巴、颈窝...


毫无章法,却感受的出来满满一腔喜欢。


-


“完了...感冒要传染给你...qaq”


“没关系。美国海关会把我拦下来的,这样我就可以待在国内陪你了。”


“?”


“因为感染携带犬型细菌。”


“...”


“Joke...^^”


-


“学长,我要听你说喜欢我才放心。”


“嘉嘉,我喜欢你。”


“我也是。”


-


喜欢那种闪闪发光的人,当然也是可以的。
但是真正值得喜欢的人不会让跑的并不是很快的你一直追逐不上,而是会温柔的回头来等你。


等你和他欢喜的撞个满怀。


—完—



(请配合井上苑子的大切な君へ一起食用

薛小女友:

文/薛小女友



(青春期小男生互相暗恋的故事
(不甜不要钱



上篇



-



王嘉尔跟随着蹦跳着弹出场外的篮球走到段宜恩面前,想着他的奥赛模范生又逃课出来了。


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斑驳的洒在段宜恩好看的脸上。
微风可以吻他的脸颊,痴痴伫立在熟睡的人面前的男孩子也想却不能。


段宜恩温柔垂下的睫毛微微颤抖。


王嘉尔听到身后队友唤着他的名字催促他快点,他知道自己必须转身了。但无论是捡球的手还是离开树荫的步子都磨磨蹭蹭。


边运球边脑补着操场边的少年醒来,嗔嗔的拉住自己的手腕叫自己别走。王嘉尔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因为偷瞄段宜恩,王嘉尔今天已经失误好几回了。


下了体育课他怏怏的朝操场边望去,穿白色校服的少年却不知何时趁自己不注意消失了。
像风一样。


王嘉尔只好失落的走回教室。


-


马上就要体育会考。大课间的操场跑满了人,那盛况就像角马的迁徙。


王嘉尔在人群里找到那个带着耳机,步伐闲适的背影,悄悄追了上去。连与他并肩都小心翼翼。


段宜恩侧头看了一眼王嘉尔,脸上仍然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默默把自己的耳机收进口袋里。


王嘉尔以为他要开口和自己讲话了,没想到迎接自己的仍然是一阵沉默。
不过从细节处见教养,段宜恩大概也只是怕带着耳机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不是很礼貌吧。


王嘉尔努努嘴,心想男神不开口,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挖掘话题了。


“嗯...学长刚刚听的是什么呀?”


“Pray For Me.”
“Kendrick Larma的。”


段宜恩的眼神像在询问王嘉尔知不知道这两个陌生的名字。


王嘉尔不知道。
他摇摇头。


“Travis Scott?”


虽然很不情愿,但王嘉尔只能再摇摇头。


王嘉尔在心里疯狂埋怨自己说,还不如不问。因为现在他和段宜恩之间的沉默里还掺进了几分尴尬。


眼看着要上课了,并肩跑步的有限时间就要到了尽头,王嘉尔努力忘记自己刚才把天聊死的壮举,拼命试图弥补。终于鼓起勇气又问了一句。


“学长跑步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呢?”


上课铃打了。
两人的脚步停在操场边缘。


风和阳光都柔和的恰到好处。
少年的校服有好闻的肥皂的清香。


段宜恩伸手揉了揉王嘉尔头顶柔软翻卷的毛,温柔的像对待刚学会四脚着地走路的小动物。


要听我实话实说吗?


“在想你。”


-


王嘉尔的胃病又犯了,疼的死去活来。
光是请半天假去看医生开药,回来后课桌上就多了一沓卷子。


天黑了,王嘉尔按紧收音机的插头,补着中午缺考的英语测验。偌大的教室里,回荡着英语听力的念白。


几乎整栋教学楼都已经黑了灯,王嘉尔一定是倒数第一第二个离开学校的了。


可他刚出校门,就和戴着卫衣帽子的段宜恩撞了个正着。


“段...段段学长...”
“你怎么现在还回来学校?”


“嗯...有书忘记拿了。”


“哦。”
王嘉尔不想走,但又觉得主动要求等段宜恩会显得有些突兀。毕竟自己和他好像也只有过几次交谈的经历。


可之前那个摸头杀又让自己坚定了信心。


“学长...我们回家好像顺路。”


“那你等我下来,马上。”


惜字如金的段宜恩却句句深得王嘉尔的心。
王嘉尔嘴角不禁勾起小括弧。


“你也回家好晚啊。”


“早上请假了,刚刚在补考。”
“生病可以在家肆意睡觉到中午呢。”


“是吗,那听起来不错呢。”
“现在很羡慕能睡觉睡到饱。”


段宜恩第一次冲王嘉尔露齿笑,绽出两侧的小虎牙,简直击中心灵,王嘉尔快要被可爱晕厥。


段宜恩似乎很欠瞌睡?上次体育课在操场边也...
不过也是。
王嘉尔的视线挪到段宜恩怀里那本奥赛题集。


没来由又无厘头的,王嘉尔竟兀自羡慕起那本奥赛题集,觉得它既给了段宜恩奋斗的目标,又是段宜恩花最久的时间陪伴的事物。


要是...要是自己也能跻身成为段宜恩生活里的一部分就好了。哪怕是没什么分量的一小部分。


等回过神,王嘉尔又怪自己胡思乱想了。


王嘉尔感觉脸上烫烫的,一定已经烧的绯红一片。所以只敢盯着段宜恩垂在手边的过长的袖子。
鬼使神差的,就牵了上去。


空气太安静,王嘉尔的心跳到嗓子眼儿。


感受到王嘉尔扯着自己的袖子,段宜恩伸出手反扣住他的手,温和厚实的宽大手掌摩挲着羞羞怯怯的手背。


隔着卫衣帽子,王嘉尔看不清段宜恩脸上的表情。也不敢一直一直盯着看,只偷偷瞥一两眼,胸口更闷,脸颊更烫。


天上的月亮换了太阳。
单薄的暮色里,段宜恩把王嘉尔朝自己这边牵的更紧,两个人几乎是依偎在一起了。
段宜恩昂着头,优越的侧脸,肆无忌惮勾引着月色,灌醉了身边青涩的崇拜者。


王嘉尔眨巴眨巴眼,眼角猩红,像是马上快要哭了。


“学长...如果今天能和你走这一段路的话...”
“昨天胃疼一天也是值得的。”


-


“段学长...等等我...”


王嘉尔俯身扶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喘着气。大片美好春光从死活不愿意扣紧的校服衬衫里流露出来,却丝毫不与那方面沾边,倒像是透着奶香。


段宜恩悠悠停下脚踏车,从容的转过头等王嘉尔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眉眼清淡的像要化在暖融融的空气里。


最后的结果是段宜恩不得不下车陪还喘息不止的王嘉尔一起走。
眼看着校门口在响铃的前两秒涌进大批学生,王嘉尔还拖着段宜恩慢慢的迈着步子,生怕段宜恩不知道自己想多黏他一会儿。


段宜恩倒也不急。
也是,王嘉尔从来没见过他急的样子。


顺手,段宜恩就把车篓里的三明治给了王嘉尔。起晚了还来不及过早的小孩儿顾不了那么多,感激的捧着,三两下就咽完了。


校门正准备合上,又为他们俩再次敞开。
门口的老大爷敦促他们快点,王嘉尔含着微愧的笑容,双手合在胸前,点头哈腰说着抱歉。
段宜恩趁他不注意,微微勾起嘴角,待王嘉尔回过头,又赶紧恢复原样。